《老人与海》译者吴劳去世 身世坎坷一生未娶
发布时间:2019-08-13   动态浏览次数:

  昨日凌晨4时许,曾翻译《老人与海》、《马丁·伊登》的翻译家吴劳于上海因病去世,享年90岁。吴劳被誉为海明威专家,他身世坎坷,一生未娶,也并无子女,去世时是外甥陪伴左右。

  吴劳最主要的身份为翻译家,翻译作品大多集中于美国文学,其中又以翻译海明威作品最为知名。吴劳曾翻译海明威的《伊甸园》、《春潮》和《老人与海》。《老人与海》在国内的中译本不下30余种498888开马。而吴劳的译本销量最大,也被认为最具权威。“他主张全息翻译,就是作者在书中表达的东西,都要尽量完完全全翻译出来。”上海译文出版社外国文学编辑室编辑张建平如是说。他曾担任吴劳所译《春潮》和《伊甸园》的责编,“吴老的东西不花哨,很实在。他常常自谦说自己没什么文采,其实他的古文根底很深,他当年上的是上海圣约翰大学,英文也不是一般的好。”

  张建平1977年进入上海译文出版社,吴劳到上海译文则是1979年的事。“吴老当年被错划成,平反之后到苏州大学做老师,‘文革’之后我们知道他的经历,就把他从苏州大学调到了译文社来。”张建平说。吴劳也正是在那时开始了自己的编辑生涯。他在上海译文编辑了大量外国文学书籍,曾主持编辑过“海明威全集”与“福克纳全集”。张建平说,吴劳做编辑极为认真,编稿子会逐字逐句与原文进行校对,一点小小的错漏都难逃他的法眼。为此译者常常会和他产生争执,但过后又很感谢他。

  与吴劳共事多年,张建平觉得他是个很有学问的人,平时却很谦虚,“社里的人都是知道他是百科全书,他真的什么都懂,甚至常常和我们聊足球。”吴劳对外国电影也颇有研究,“文革”结束后上海的《大众电影》复刊,该杂志编辑常常向他请教问题。让张建平印象更深的是吴劳对年轻人的帮助,“他是个很执着的人,有时向他讨教问题,我们没弄懂,自己就打了退堂鼓。但他会记在心里,查各种资料,第二天再给你说说。”

  张建平感慨,“我当编辑也这么多年了,在我遇到的人当中能够真正对翻译、编辑有研究的,无人能出其右。”

  陈子善:他老人家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喜欢聊天,每次见面就拉着你聊天,可以一直聊下去,聊下去,古今中外,天南海北,永远不愁没有话题。《书城》举办茶座那几年,他常光临,高谈阔论。他是有名的翻译家,更是聊天家。翻译家不少,聊天家又有几位?

  雅鸦湖居士:2010年春天在译文实习,当时吴劳老身体尚好,每周四来社里看报骂人。有次他正指着报纸上不知什么内容骂人,我跟他打招呼,他拉我讲话,开篇的那句Translation is approximation......至今难忘。

  云也退:他说话滔滔,我能听懂的不超过十分之一,有一句话却记得。因为不太愿意被他拉着说话,我从他身边擦肩过几次。有一天我与他打招呼,他认真地报以微笑,然后说:“我觉得你有点看不起我。”(记者江楠)

  吴劳所译的《老人与海》,上海译文出版社,1987年。昨日凌晨4时许,曾翻译《老人与海》、《马丁·伊登》的翻译家吴劳于上海因病去世,享年90岁。吴劳被誉为海明威专

  当浮层化现象严重时,我们遇到的挑战是,出的主意没有太大实操价值,从事实际操作的人…

  恒大与拜仁这场比赛太有价值,展现了自己,也终于真刀真枪下看清了自己,更成为一把标尺…

  人的生命本无意义,是学习和实践赋予了它意义。应该把学习作为人生的习惯和信仰。

  幸福是什么?当你功成名就时,发现成功不会让你幸福,和人分享才会。当你赚到很多钱时…